【 設計理論】淺談庫克帶領下的蘋果是這樣做設計的

淺談庫克帶領下的蘋果是這樣做設計的

這一次的教學是屬於設計理論領域中的設計理論的相關教學。

文章出處是來自優設的設計理論類文章,寫教學的作者是佚名,感謝佚名提供設計理論的實作教學。

教學大綱:

當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在執掌蘋果的時候,他就為公司的設計師和工程師們定下了一條核心原則,那就是“始終專註於創造出偉大的產品”。現在,蘋果的領航大旗已經交到了蒂姆-庫克(Tim Cook)手中,但這一領導蘋果發展多年的核心原則始終沒有發生變化。


設計理論教學開始

當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在執掌蘋果的時候,他就為公司的設計師和工程師們定下了一條核心原則,那就是“始終專註於創造出偉大的產品”。現在,蘋果的領航大旗已經交到了蒂姆-庫克(Tim Cook)手中,但這一領導蘋果發展多年的核心原則始終沒有發生變化。

日前,鮮有接受外界採訪的蘋果公司首席設計師喬納森-艾維(Jonathan Ive)在接受《紐約時報》一篇有關庫克文章的採訪對外透露了部分有關蘋果產品設計的核心理念。他表示,在庫克帶領之下的蘋果設計流程始終沒有改變自己多樣、健康的特色。

淺談庫克帶領下的蘋果是這樣做設計的

以下是艾維此次採訪的主要內容:

問:庫克帶領下蘋果的創新文化是什麼樣子的?

艾維:蘋果的創新從來都是一個團隊化的遊戲。通常來說,我們會有一些小團隊在一起團結協作展開創新。比如,工業設計團隊就是一個非常小的團隊,但我們在一起已經工作聯15-20年的時間了。

事實上,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蘋果創造性團隊的規模都不大,但工作時非常專註。而且,這些團隊中最重要的一個特徵就是保持好奇和求知慾,這一點從未改變。在設計產品的時候,設計和製造是不可分割的兩道工序,這同時也是史蒂夫時代所流傳下來的傳統。

對於設計、研發和製造的深層次理解已經根植於蘋果的文化DNA中,無論是材料的選擇還是製作流程都已經被很好的連接在了一起。我相信,除非我們對於某一材料(無論是塑料還是金屬)、製作流程已經非常了解才有可能真正製作出相得益彰的產品。

喬布斯為我們定下了一系列的價值觀標準和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公司發展基調,而這些原則都是他和一小部分人所共同制定的。我非常幸運的成為了這些人中的一分子,而庫克則是這其中更重要的組成部分。

我記得當我們正在製作塑料材質手提電腦的時候,喬布斯、庫克和我就坐在一起共同討論打造出一款足夠纖薄、輕盈筆記本電腦的可能。從工程學的角度出發,這一任務面臨著巨大的挑戰。比如,我們需要考慮諸如鈦合金這些材料是否適用於這一設備。同時,這也意味着我們需要重新展開設計,找到新的供應商、並同新合作夥伴展開合作。

在過去15-20年的時間,我都參與了蘋果最具挑戰性和創意的產品研發工作。我非常願意談談我們未來的產品,而這些產品則可能會使用一些此前從未使用過的材料。我們已經在這方面開展了數年的工作,蒂姆(庫克)也參與其中,並支持我們進軍這些全新領域、嘗試全新材料。

多年來,我們作為一個團隊已經發展出了一個富有非凡活力、且健康的流程,而這一流程也依然在不斷發展和進化之中。

淺談庫克帶領下的蘋果是這樣做設計的

問:你不久前又開始負責軟件用戶界面的設計工作,這是否改變了公司的設計流程?

艾維:我為軟件用戶界面的設計工作提供了一些目標性指引,但我工作的方式同此前無異。然而,就地理位置而言,我們(和軟件用戶界麵糰隊)的確坐的更近了。蘋果的核心創新社區規模很小,但關係非常緊密。公司的設計流程的確有些改變,但改變的程度恐怕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大。

我從喬布斯身上所學到的最寶貴的東西或許就是對於工作的專註度,而我們最為關注的便是產品本身。我希望我能更好的表達這一點,事實上我們之所以每天來到工作室的最大原因便是為了打造出最好的產品。除此之外,其他的所有事情都顯得無足輕重。而且在蘋果,我們不會戴着組織架構或者職稱的有色眼鏡看待自己的同事。

問:和庫克一起工作是什麼樣子的?你能舉個例子來說明他的領導力嗎?

艾維:我和庫克大約每周會見三次面,有時候在他的地盤開會,有時候會在蘋果設計室開會。我們通常都會對着實體產品展開討論,因為看到的實物通常和想象中的產品有些區別。在同庫克共事的將近20年時間裡,我最欣賞的就是他試圖理解某一產品時所展開的沉思。他願意為此付出時間,我認為這充分顯示了他對於產品的重視程度。

問:在廣大投資者和粉絲都期望你們儘快推出下一個“iThing”產品的時候保持耐心是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艾維:保持耐心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對喬布斯、庫克也是如此。在產品研發的各個階段,將注意力僅僅保持在產品上總是十分困難的。但我們和自己競爭對手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也就是僅僅專註於開發出足夠優秀的產品。

老實說,我不認為這一點有任何改變,我們在開發iPhone、iPod和iPad的時候都曾經多次決定重頭開始設計。現在,我自己工作的專註面已經非常“狹窄”了,但我不能在沒有授權的情況下談論設計和產品研發以外的更多話題。在我回顧過去20年工作的時候,我總是覺得我在負責的是一個非常困難的項目。同時,我也不知道這一項目的產品是否能夠成功推出。

但這樣做的好處是我們僅僅會談論那些成功推出了的產品。當我在負責項目的時候,我有着足夠的決心,並因此而不斷前行。所以,如果開始負責某個新項目的時候,我們事實上已經習慣於遇到阻礙。久而久之,當產品、問題和挑戰成為你每天工作組成部分的時候,我們也非常容易變得急躁。

–本文轉載自 http://www.missyuan.net 教學網 —

文章永久連結為: 淺談庫克帶領下的蘋果是這樣做設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