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計理論】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這一次的教學是屬於設計理論領域中的設計理論的相關教學。

文章出處是來自優設的設計理論類文章,寫教學的作者是Sitsism,感謝Sitsism提供設計理論的實作教學。

教學大綱:

今天分享的人物,一句話簡介是「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他一共做過29份各種工作,曾是 Adobe 和 Facebook 的一員,最近兩份工作是 Apple 的資深 UI 設計師和 Lytro 的創意總監,現在是Pinterest的產品設計頭兒,這篇文中分享的工作經驗以及有關設計的想


設計理論教學開始

今天分享的人物,一句話簡介是「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他一共做過29份各種工作,曾是 Adobe 和 Facebook 的一員,最近兩份工作是 Apple 的資深 UI 設計師和 Lytro 的創意總監,現在是Pinterest的產品設計頭兒,這篇文中分享的工作經驗以及有關設計的想法都很實在,童鞋們可以學習下。

Jason 是一個輾轉過不少公司的設計師。他曾是 Adobe 和 Facebook 的一員,最近兩份工作是 Apple 的資深 UI 設計師和 Lytro 的創意總監。1 年前,他幾乎可以去任何他想去的公司,但是 Pinterest 設計師無以倫比的激情促使他加入了這裡。作為產品設計的頭兒,他帶領設計團隊完成了 iPad 和網站的重新設計,目前正在重新設計 iPhone 客戶端。

上午 7:44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Jason 在他的設計「地堡」里。在家裡,他最高效的時間是晚上 11 點到凌晨 4 點。他的頭等大事是陪伴家人,即使他已經工作了 20 個小時。他平時睡的很少。

你在哪裡尋找靈感?

「最重要的應該來自我的家人——女兒,她很特別,她眼中的世界和我看到的非常不一樣。我從來沒有真正的長大,它可以幫助我保持那些好奇心和有點天真的想法。我認為這些品質在設計新產品的過程中很有幫助,比如說,它們可以讓你從新鮮的角度來審視你將要做的產品,而不受行業趨勢或其它類似產品的影響。」

日本和瑞士是第二個設計靈感來源。「成長期間,我的父母一直瘋狂地熱愛着亞洲文化。之所以說瘋狂是因為:在我從小到大以來,我爸爸每個月有三個星期都身在亞洲,在可口可樂公司工作。他收藏亞洲藝術品超過 50 年。在日本設計中,他們會去掉一切不必要的東西。我喜歡『去掉一切不必要的東西』的概念,和『內容為重點』的想法。」

「我非常愛上世紀 50~60 年代的瑞士設計,特別是一個給了我比任何人都多靈感的傢伙:Josef Müller-Brockmann 和他的網格系統。我的思考和工作方式很遵循網格系統的法則,因此也經常被叫做『那個鐘愛網格系統的傢伙』」。第三個就是攝影了。「我喜歡手動對焦——我是個使用徠卡相機的人。我非常喜歡把生活以視頻的方式錄下來,因為把他們拍成照片太難了。有了徠卡,我可以從鏡頭中觀察我女兒,看她在周圍環境背景中的樣子。這個時候,我平時並不會有意識去對焦的東西構成了一種很漂亮的紋理,我才意識得到它們的存在。我覺得它對我的影響太大了,就好比在產品設計中,我比任何共事過的人都要古怪:開始設計時我不會打開 Photoshop,也不會在軟件中畫線框圖。我會用筆畫畫。」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Jason 的背包——裡面有徠卡相機和筆記本。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Jason 在今年初買了一個蹦床,最近還在 Pinterest 設計團隊團建時用上了。他會在送女兒上學前和孩子們一起玩一下~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他和她的妻子 Sarah,正準備送大女兒和二女兒去上學。

在外包公司做設計和在創業公司做設計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我的職業生涯基本上可以被分為兩個部分:一半是廣告,一半是產品。我很幸運,這是一段很有趣的經歷。我認為相比在諮詢公司,在創業公司你更可以發揮創意。在諮詢公司,你需要服務你的客戶。而在創業公司,你有能力影響一個想法 —— 你就是客戶。你可能會有一些內部的客戶,但你真的有機會 —— 特別是在 Pinterest,你可以去找 Ben 和 Evan 聊聊新的想法或者讓他們提提意見。比如說你可以說「Hey,我這有個瘧的想法」。在諮詢公司你該怎樣去找創始人聊想法?可發揮的可能性就那麼點而已。」

上午 8:45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Jason 開車離開 Mill Valley 的家去工作。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Pinterest 新辦公室外。這個位於 SOMA 區的工廠剛剛被他們改造成一個巨大的 Loft。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Pinterest 的品牌經理 Everett Katigbak 負責這個新辦公室的室內設計。

上午 10:13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大家聚集在一起吃午飯,午飯是由當地的餐廳和廚師供應的。

下午 3:00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會議無處不在 —— 從大堂到一間間玻璃辦公室。我們有一個核心價值觀「編織」,可以理解為「合作」,所以你經常會看到跨領域的團隊在一起工作。會議室都是由員工自己命名的,他們會挑 Pinterst 中一些受歡迎的 Pin 來命名,比如 Kale Chips, Hipster Babies 和 DIY。

什麼樣的設計師能成為 Pinterest 的設計師?

「一個偉大的 Pinterest 設計師一定是一個能夠真正幫助用戶。大多數在這裡的人都有很多瘋狂的想法。這是 Pinterest 和其他我曾經待過的公司的不同。這並不是說需要有很強烈的自我意識,一定要做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偉大產品之類的,而重要的是『我怎樣才能幫用戶做出好用的工具?』聽起來有點始終在幫人家做事的感覺,就如你只是個指引者而已。但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設計團隊其他成員: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Justin Edmund 是一名為用戶的日常生活打造完美體驗的產品設計師。到目前為止他設計了很多 Pinterest 的產品。最值得人們注意的是個人主頁和 Secret boards。

Ash Huang 是 Pinterest 的設計師和插畫師,也就意味着她的工作讓網絡變得更美好。因為她總是在畫圖標和小 pin 們,或者在像素間糾結,或者在白板上畫圖時聞馬克筆的臭味。

Everett Katigbak 的工作是四處遊玩、拍攝有趣的人和物,他還是一位實物黑客。作為 Pinterest 品牌經理,他的工作就是為全世界講關於我們的故事。

Victor Ng 是一名品牌設計師,有時也是圖書管理員。他幫助設計 Pinterest 的照片、印刷物和視頻。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在 Pinterest 的白板上貼着好多 Pin,為了讓大家看到不同的用戶喜好和趨勢。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Analog Pinterest — 你從小到大夢寐以求的昆蟲收集。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如此多美妙的事情在 Pinterest 發生,Pinterest 團隊也時不時需要被提醒集中注意力。 這個「FOCUS」誕生於最近的一次「Makeathon」——也就是 Pinterest 版本的 hackathon。

下午 6:30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

Pinterest 的一伙人一起驅車前往他們最愛的 Mars 酒吧一起喝一杯。

你為什麼決定加入 Pinterest?

「我和 Evan 在 Facebook 上認識並見了面。我們一起吃了晚餐,可以看出他有着巨大的熱情。我的第一反應是,我喜歡這個人。我喜歡他,他對此也很有激情,我們的討論也基於我事業中一直在追逐的兩點——網格和圖像,所以我選擇加入,並且開心得不得了。他們是一群特別棒的創業夥伴。」

Pinterest 什麼樣的未來令你激動?

「我覺得 Pinterst 上的 pins 目前還是比較業餘和不成熟,但是已出現逐步成熟的端倪——比如地點的出現和越來越多 pin 的形成。假如說一共有 100 步等着我們去走的話,我們才走到了第一步。Pinterest 的願景是幫助人們獲得靈感,再將靈感運用於現實生活中,最終將你自己的產物再放回 Pinterst 跟更多人分享。這是個完整且良性的循環。」

給設計師有哪些建議?

好好工作

態度要好

保持謙虛

你可以在下面找到他

Linkedin:Jason Wilson(巨長的職業生涯……)

個人網站:Jason Wilson

從他的 Linkedin 頁面可以看出,他確實輾轉了多個公司,一共做了 29 份各種工作……

–本文轉載自 http://www.missyuan.net 教學網 —

文章永久連結為: 幾乎能去任何公司的設計師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