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計理論】淺談華為設計總監6年設計生涯回顧

淺談華為設計總監6年設計生涯回顧

這一次的教學是屬於設計理論領域中的設計理論的相關教學。

文章出處是來自優設的設計理論類文章,寫教學的作者是EDC尤原慶,感謝EDC尤原慶提供設計理論的實作教學。

教學大綱:

之前說要回答這個問題,正好今天寫了從事設計工作這6年來的感觸。大部分都是來自我的第一份全職工作,2008年到2010年2年多在美國雅虎總部的日子。


設計理論教學開始

之前說要回答這個問題,正好今天寫了從事設計工作這6年來的感觸。大部分都是來自我的第一份全職工作,2008年到2010年2年多在美國雅虎總部的日子。

今天早上上班前,翻出一件衣服。是2008年10月美國雅虎創新設計節的紀念tshirt。我穿上這件6年舊的衣服,7點出門上班。

路上我想,要把做設計工作這段時間的一些感想寫一下。從2008年9月全職工作開始算,剛好6年。

腦子裡想起很多事情。從2007年開始就陸陸續續進行各種設計工作。

2007年春天,和同學們開車從密歇根到華盛頓。在被幾個黑人壯漢保安帶到政府大樓里按了半天指紋,做了安全檢查后,進入美國聯邦貿易局做流程設計。

2007年夏天,一個人拖着兩個箱子,箱子里放着我的被子和顯示器,到紐約實習。一個人到皇後區租了便宜的房子,第二天開始在曼哈頓時代廣場附近的愛立信做移動設計。

2008年年初,密歇根還下着大雪,坐巴士穿梭在學校各個辦公區做用戶研究,為密歇根發展辦公室做網站設計。

2008年夏天,一個人跑到西雅圖,在華盛頓大學租了一個小房間,從中國超市扛回一袋20公斤的大米屯好糧食,開始在AOL做移動設計。

2008年9月,一個人跑到硅谷,開始在雅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做移動搜索設計。

2010年聖誕節,結束在拉斯維加斯的短期休假,去了AT&T做移動應用設計。

2011年9月,回國進入騰訊CDC,開始做設計與設計管理。

2013年9月,到了華為,開始做華為運營商事業群軟件部分全球業務設計工作。

想了一陣,決定還是這麼下筆,寫片段,寫這6年工作給我帶來的今天早上能想起的最深刻的感觸。剛好10點。

1,新鮮

第一次全身心投入工作總是新鮮的。剛到紐約,進入高大上的辦公樓,穿着我去outlet打折買的正式襯衣,成為辦公室里最年輕的員工,也是唯一一個亞洲人。那時記得很清楚,辦公室里有兩幫人,一幫是瑞典人,每天9點準時出現在辦公室,西裝革履,不苟言笑;一幫是美國人,每天穿得時髦,各種笑話飛來飛去,開心的很。我每天在設計經理的指導下,打開Axure開始一個一個地畫移動界面。新鮮的感覺貫穿其中。部門給了我一個箱子,裡面放了幾十部手機,用來測試;紐約的規矩,年輕實習生幫大家買咖啡,我每天下樓買很多杯亂七八糟的咖啡;我知道了什麼是NASCAR;我看到了當年彩鈴在AT&T的月營收報表並整理;中午也學同事買一份沙拉在樓下Bryant公園曬太陽吃午餐……

新鮮是設計師必須有的感覺,這是一種樂趣和熱情的混合動力。我對設計的熱愛從紐約開始,越來越濃。後面每一次到新工作崗位,我都會在當地找博物館,和當地人聊天,保持對環境、人、生活形態的新鮮和求知,這對設計師了解工作、生活,非常重要。

今年上半年去了兩次德國做IPTV項目,是我第一次去歐洲。這份新鮮感讓我積極地去了解當地的文化、人、生活狀態,幫助我在和德國電信客戶的設計談判中提供了充足的內容準備、共同話題、和信心。

我一直覺得,去一個新地方,有兩種了解方式。一種是旅遊,一種是工作。感受美好和愜意,旅遊就可以;要感受這個地方的全部,還得是工作。(讀書也算是工作的一種吧)

所以,設計師應該珍惜每個工作環境,保持新鮮感,生活才會有燦爛的感覺。

2,恐懼

工作並不全部是美好的。我很慶幸我很早就認識到這一點。

2008年年底雅虎裁員,計劃要裁10%,全公司範圍。這個很恐怖,每個部門每個團隊都有人要走。

那時我入職幾個月,剛剛進入工作興奮期。記得那時候我一個交互設計師對應4個產品經理。兩個是密歇根大學的學長,Ross的MBA,還有兩個是學霸,一個是康奈爾大學本科、斯坦福碩士,一個是加州理工大學本科、斯坦福碩士、伯克利MBA在讀。他們每天提的設計需求可以說是海量且難以理解的,一方面很佩服他們的思考能力和產品敏銳度,另一方面被海量的需求壓着我不得不學會如何去安排時間解決這些問題。

咖啡時間、午飯時間,周圍的同事很多都是硅谷互聯網老兵,和他們吃飯聊天對於我一個剛入職的畢業生是很有幫助的。

家庭上,我和我老婆一起在美國生活,老婆大人是完美的家庭主婦。

我認真工作、認真賺錢、認真學習,一切都剛起步。

然後收到公司通知,裁員要在某一天開始。美國的裁員是可怕的,不會提前告訴你。裁員當天,所有樓層的會議室貼條不準使用,留給HR和被裁員的員工談話。那天,HR和主管會走過來,叫着你,說,不好意思,跟我們聊下,你就被默默地裁員了,簽好文件,2小時內收拾好東西就要離開公司。

當時說實話,嚇的不行。天天畢業生們湊一起,討論畢業生會不會被裁員。一些畢業生說,不會的,畢業生這麼便宜,裁不到畢業生。我將信將疑。

裁員那天,我開車上班,進園區停車場要刷工卡。我手抖着刷不上。我腦子裡面在想,完了完了,部門就我一個中國人,又年輕又沒有經驗,肯定是我了,剛買的車剛租的房剛續約兩年的iPhone剛辦的健身卡…… 在美國工作中國人是用H1B的,如果突然失業,又在短期內不能找到工作,就得回國了。我覺得還在一個工作經驗學習期,硅谷又是做設計最美好的地方,我還不想走。

結果運氣好,沒有被裁員。(畢業生還是有部分人被裁了……)

後來又經歷了大大小小好幾輪裁員,看着自己合作很久的同事離開。

說不上是什麼感覺,但是第一次裁員留給我的恐懼還記得很清楚。

我學到,任何工作都需要有一份敬畏在裡面。職業和生活是不一樣的。

3,感動

工作中有很多感動。記得最清楚的一次,是雅虎一次周年聚會。在總部URL餐廳,幾千員工聚在一起。

雅虎創始人楊致遠和David Filo上台致詞。很喜歡Jerry這個人,有着中國人傳統的謙遜,也有硅穀人的聰慧和熱情。他講了什麼我已經忘記,就記得那天他把5,6件雅虎的tshirt穿在身上,然後面對幾千人,一件一件脫掉,每一件被脫掉的tshirt,他都講,他清楚地記得,這個tshirt是什麼產品發布的紀念tshirt,那個項目怎麼怎麼樣優秀。

我感受到硅谷的一種對開發、產品設計的偏執、激情、和鍾愛。

從那天開始,我工作場合得到的紀念tshirt,一件也沒有扔過。

淺談華為設計總監6年設計生涯回顧

4,友情

工作中收穫的友情,是職業路上的一大財富。我不能說和工作過的所有同事都是朋友,但是很慶幸有一些。記得參加工作,對美國工作環境一點都不懂的時候,認識了Josh。那個時候整個設計團隊就3個人,我老闆是設計經理,我是交互設計師,Josh是視覺設計師。每天和Josh討論需求、討論工作,成為朋友,後面一起討論生活。他大我10多歲,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畢業,非常喜歡設計、攝影、藝術、產品。

和他聊得比較來,每天的咖啡時間都會請教他在美國做設計工作的經驗,我也學到很多。工作中我們會互相幫助,他畫不完視覺的時候我會主動幫他畫稿,我交互文檔整不完的時候他會主動幫我做交互。

我覺得工作中合作是一種緣分,特別是對一個事情、一個專業有共同興趣和想法的同事,一定會是珍貴的價值和友善的朋友。

第一份工作的同事大多都已經離開雅虎,他們分散在Google,Apple,Facebook,Linkedin等公司。很多時候做設計遇到難題,我會問他們,他們能幫我解惑。

我現在也有一定工作經驗了,面對比我年輕的同事、朋友提的問題,我也會認真回答。我覺得作為善良設計師群體中的一員,這是一個好習慣。

5,喜悅

工作中的喜悅是彌足珍貴的時刻。能保留就要保留下來。能分享就要分享。

我記得雅虎工作時有個產品總監非常有趣,他個性非常開朗,經常走着走着,就對旁邊同事說,某某項目贊啊,做的不錯,難道不值得和我擊掌一個嘛?然後他們就擊掌叫好。這是很開心的時刻。我想着,如果我的項目有開心的時候,我也要這樣。

後來到AT&T做一個產品的iPad版本改版。改版前這個App是App Store瀏覽類目排名39名,改版后是第1名。同事們非常開心。作為這個產品的主設,我也想和大家分享這些喜悅。我走到每個合作的同事面前,說,不錯吧,第一,難道不值得擊掌一個嘛?然後大家樂呵呵的擊掌。

工作的喜悅,總會發生,一般都是在項目最艱難的階段過去后的結果回收。

享受工作的喜悅,是一種幸福。

6,無助

感覺做設計管理后,無助會變多,不知道為什麼。lol

很多時候,不是誰的錯,但是事情就是不對。想不到解決方案的時候,就挺無助的,畢竟不能什麼事情都去麻煩上級。

工作越久,越發現無助是一個狀態,是一個管理者必須有的狀態。換言之,如果什麼事情都這麼好解決,就不需要你了。

所以接受無助的狀態,把無助看成每次突破的機會,是一個積極正面的解決方案。

這裡我有一個印象蠻深刻的點。無論多麼無助,解決方案如何,事情總會過去,甚至結果都類似。但是中間的過程(痛苦度)會隨着管理者的思路、做事方式、態度而變化且差異非常大。

所以,享受無助也是管理者學習道路上的一道風景線吧。:)

淺談華為設計總監6年設計生涯回顧

7,憤怒

確實也憤怒過,越年輕越容易憤怒。年輕時候憤怒還蠻多的。哈哈。

最早的時候雅虎做移動搜索,做的確實不錯。蘋果發布iPhone時,喬布斯請楊致遠上台演講,楊致遠重點提的那個oneSearch,就是我當時做的項目。那個時候的搜索不僅僅是顯示鏈接,而是要顯示一些答案,例如搜索城市,出天氣的結果,搜索航班號,出航班信息的內容。這些思路都是靠前的,那個時候Google都沒有這些。

但是,Google移動搜索很快就跟了上來並慢慢超越。那個時候雅虎有點亂,各種裁員,各種離職,團隊的領導換了又換。記得有一個創新移動搜索產品,我經理、Josh、和我三個人想了很久,做出了完整設計,並和兩位出色的前端一起完成了開發。當時我們都認為是超前的產品設計(甚至在5年後的現在,很多移動搜索的點子才慢慢呈現在Google、百度或者其他相關產品中)。然後換了大領導,重點切換,這個創新產品就沒了。

沒了……

真的有點憤怒的。

然後我經理走了,去創業。Josh也走了。我同事走了大半。大領導走了,去了Linkedin。一個大領導來管管,又走了,去了Facebook。我一個人撐着這個產品設計,做產品經理、交互設計、視覺設計,撐了一段時間我也就走了。

現在偶爾有空會想,當時能把那個創新產品發布出來是什麼結果……

8,堅持

我從來沒有想過每天6點半起床上班。
我從來沒有想過去歐洲不是旅遊,而是一天工作17個小時。
我從來沒有想過上班打卡,1分鐘都不能晚。

直到2013年9月到華為上班。

本來不可思議的事情很簡單就做到了。每天6點30的鬧鐘還沒有響,6點25我就自然醒了。有時周六周日7點前醒了,我也不繼續睡,起來在陽台坐着讀書。

在華為工作我學到一個很寶貴的東西,再難的事情都能做出來。

記得上半年到德國,碰到一群看不懂我們文檔、對我們各種不滿意、對設計方案希望全盤推翻、質疑我們設計準備文檔方式交流能力語言能力的德國客戶;碰到一個延期嚴重的時間點;碰到一個客戶頻繁投訴的情況;碰到一個最重要且不能出任何問題的項目。

當時我就想,不可能嘛,咋辦。

後來一想通,人都在德國了,那還不好好搞。堅持。

早上7點起來準備會議,和國內的同事溝通設計稿;
早上9點開會,一個界面一個元素地和客戶掙,講道理;
早上11點和客戶喝咖啡,把懸而未決的設計點私下講清楚,順便吐吐槽,把德國設計師和我們拉成一條線;
下午6點結束一天的會議;
下午6點半例會,一群人為了解決方案和項目進度扯得面紅耳赤;
晚上9點繼續在公司確認設計方案;
晚上11點回宿舍,看看書,寫寫文章,換換思路;
晚上12點繼續看設計稿,準備明天的會議,什麼時候想通什麼時候睡。

堅持下來。結果還是好的。客戶認了我們這幫認真專業的中國設計師,也算不錯。

我相信工作的道路如果是進步的,就會越來越難。的確,會越來越得心應手,但是還是會越來越難。所以堅持是一項必備的品質。

9,家庭

爸爸媽媽從小口中“別人家的孩子”,老婆口中“朋友認識的誰誰”,都是真實存在的。(僅僅強烈懷疑我媽媽小時候嫌我胖說同事家的孩子是“武術冠軍”這個事情,哈哈)

與其聽了鬼火冒,還不如學會聽聽家人的話,想想他們為什麼這麼說,想想自己差距在哪兒。

工作這些年,我的感觸是,爸爸媽媽老婆的話,都是要聽的。

也許他們不是做互聯網的,不是做設計的,提的意見也不一定準確和專業。但是家人的意見總是從最愛你的角度出發的。

不一定聽從,但是一定要聽。我時時刻刻都覺得他們是對的。:)

10,心態

這幾年心態的轉變是最大的。

年輕時候弱智的厲害。記得讀書時和大學舍友一起在校園晃蕩,看什麼都看不慣…… 明明什麼都不懂但是還心高氣傲的……

工作后真的就會長大。其實個人是在慢慢成長的,但是好玩的是,越成長越覺得自己不行。感覺周圍的人都好厲害……

心態的轉變帶來新的習慣,這幾年越來越喜歡讀書,比讀大學那陣還喜歡,越來越喜歡寫字,兩年寫了15萬字。

還有好多事情沒有想夠,就寫到這裡吧。

記得2008年的時候,我比現在胖些,公司有美味的杯子蛋糕下午茶,時不時下樓穿着雅虎的衣服和同事喝酒聊設計。開心的日子,懷念啦。:)

淺談華為設計總監6年設計生涯回顧

淺談華為設計總監6年設計生涯回顧

–本文轉載自 http://www.missyuan.net 教學網 —

文章永久連結為: 淺談華為設計總監6年設計生涯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