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計理論】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這一次的教學是屬於設計理論領域中的設計理論的相關教學。

文章出處是來自優設的設計理論類文章,寫教學的作者是佚名,感謝佚名提供設計理論的實作教學。

教學大綱:

今天聊聊設計師最關心的問題,如何面對甲方與網友對作品的批評?但是請注意,今天的內容會更接近於心理學而非藝術話題,那些人們通常不會注意到的地方。當然,一旦你了解了它,你將會獲得夢寐以求的藝術自由。


設計理論教學開始

今天聊聊設計師最關心的問題,如何面對甲方與網友對作品的批評?但是請注意,今天的內容會更接近於心理學而非藝術話題,那些人們通常不會注意到的地方。當然,一旦你了解了它,你將會獲得夢寐以求的藝術自由。

作為一個藝術家,你總要面對不斷的批評。你沒辦法對此還能感覺良好,實際上,這種行為在絕大多數時候都只會傷害到你,而且剝奪了創作的樂趣。為了滿足這些標準而不被批評的壓力很強,強到會讓人放棄畫畫。不過…這些壓力從何而來?是否每個人的作品都有可供評判的價值?是否每個人都有資格評判,或者偶爾暫停評判。

注意,接下來的內容會更接近於心理學而非藝術話題。我們要討論創造的黑暗面,那些人們通常不會注意到的地方。當然,一旦你了解了它,你將會獲得夢寐以求的藝術自由。

繪畫的價值在哪裡?

批評有且只有一個問題,而這個小問題就在我們自身。我們只是喜歡欺騙自己!從邏輯上說,這麼講很沒道理,不過真相是人的天性就是選擇舒適。我們將遷入心理學來解釋和理解這個現象,準備好進入人心的世界了嗎?

我們是人,因此我們判斷。通過判斷,我們定義某物的價值。這個果子很好么?(閱讀:比其他果子或者石頭好)。這個鄰居很好?這個比那個感覺更好?判斷讓我們的未來更好,讓我們生存並且覺得幸福。它是如此重要,以至於接管了我們的一生。我們判斷每一件小事,來確定是不是每一件事都正確。我們為事物、場合、人貼上標籤。然而,事物並不是這這那那 —— 它們只是它們自己。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生活就是不斷地判斷,我們需要判斷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以確認做出正確選擇。

在事情只是發生而沒有意識的世界里,沒有善、沒有惡,沒有“更好”和“更壞”。如果雷擊中了一棵樹並殺了它,這件事就是發生了。如果火山爆發,熾熱的岩漿摧毀了周圍的一切,這也就是發生了。你需要添加一個有意識的存在,也就是人,來判斷狀態,賦予價值。一個物體不會自我評判,但是當觀察者判斷它的時候,它可能會是:

漂亮—當觀察者的大腦在觀察到某種特定的視覺信號的時候,會產生的預約的反應。

耐用—物體長時間保持其基礎形態,並且對觀察者有用。

有用—物體可以幫助觀察者完成某種特定目的,幫助他們達成目標。

沉重—觀察者持有這個物體的時候,肌肉會感到疲憊。

有害—觀察者使用這個物體的時候,會受傷。

判斷的過程有兩個結果: 事實 和 觀點。

事實:是對物體/情況的客觀描述。“水果對人類有毒”,“動物在交配季節非常激動”。事實就是任何人都可以通過觀察來證明,你懷疑,那就自己去檢查,結果反正都一樣(如果不一樣,那它根本就不是事實)。事實是客觀存在的,不需要任何描述。不管人是否有意識或者能否判斷,顛茄對人類都是有毒的。

觀點:是添加了個人價值的事實。“披薩很好吃”,“這是最好看的森林”。其價值是由觀察者的意識產生的,意識之外它並不存在。當很多人具有共同的觀點的時候,它看起來並且也被視為事實(“草莓很好吃”,“玫瑰很美麗”)。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1—陳述事實; 2—制定觀點。注意物體本身並未發生改變,一切都在觀察者的腦中。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拒絕判斷,我們可以交互的一切都可以判斷。我們通過這種方式學習某樣東西是否有利於我們生存。判斷就像是我們的觸角,四處移動,找尋更好的選擇。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獲得了一組基於事實和觀點的信念,因為這些信念會儲存在相同的地方,所以有的時候,我們會把事實和觀點混為一談。

這就導致了我們的下一個問題:

被判斷為什麼是嚴重傷害?

你還記得第一次有人說你幹得不錯嗎?那感覺棒極了!而第一次有人否定你的工作呢?你可能會在那之後暫停畫畫一段時間(甚至永遠)。毋庸置疑判斷的強大力量,但是這力量從何而來?

答案很簡單,我們是它的源泉。無意識不在乎判斷,因為它沒有能力去在乎。當你開始在意某些事,你就會讓某些東西進入你的腦海。當你貼出一張畫,你非常在乎它!你在上面花費了大量的時間,你愛它,你希望他人也像你一樣愛它,所以你敞開胸懷接受意見,是想要得到正面的評價。不幸的是,負面意見也是用同一條色版,帶來負面能量。一個負面的評論會蓋過10條正面的評價,因為它就是如此不受歡迎!

唉,你不能從正面評價中吸取能量而忽視負面的。就像我說過的,它們是用相同的色版,你只能選擇打開或者關閉它。你可能會說“這只是你的看法,我不需要認同”。我很確信下一段會澄清這個問題。

他們更懂

我們欺騙自己很多。在繪畫領域,它表現為一種危險的信任:”只要有人大聲宣揚,看法就會變為事實”。當然這肯定不對,但是這種想法使人從每一條正面評價中吸取了很多能量。這意味着,有更多的正面評價,這張圖片就會在事實上變得更加美麗!

沒幾個人是為了自己而畫,一些人是為了錢,但絕大多數是為了吸引讚譽。當別人欣賞我們的作品的時候,那感覺無與倫比!不幸的是,自我感覺越好,負面評價到來時就越糟。一個好評可以讓你高興幾分鐘,不過一個負面評價會破壞你的生活,損害你的自信。

這就是我們抵達的重要結論。越是信心不足,你就越容易把觀點當做事實。因為一個自卑的人會認為他人的意見比自己的重要。你喜歡你的畫,某人走過來說它很醜,就在這一瞬間你覺得糟糕透頂,他只是走過來大聲發表了自己的意見,但卻摧毀了你對這幅畫的滿足!當你發布一張畫作時而不知道他人會如何看待的顫抖?這就好像某種投票,而你作品的價值危在旦夕!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d

觀點是你用來建立自信的源泉。然而這結構並不結實。如果你的一切自信都是從他人那裡獲得的,有時你會得到一塊方磚,而有時你只能得到一把劇烈燃燒的火炬。當你相信除你以外的人都是對的,你就無法自己選擇材料,你只會選擇他們給你的,因為他們更懂。一把火會將你迄今為止建立起來的一切付之一炬。

當讚揚成為燃料

“那麼我是不是聽他們的?讚揚使我更加想要畫畫!”這種做法同樣非常危險。當你為了讚揚而畫,你的目標就不是更好的作品,只是更多的欣賞。當然確實你的作品也有可能因此而變好,但同樣有風險,你會選擇阻力最小的方式,只為了你的追隨者而畫,或者只畫同一種風格,大眾風格。因為發展就是不斷的試錯,但作為一個讚揚成癮者,你已經受不了錯誤了。你寧可為你的粉絲畫點小玩意兒,然後獲得很多積極的反饋,而不是去嘗試那些響應者寥寥的實驗性作品。

是的,讚美會讓人上癮,為他人而畫更是。想象一下,一個完全陌生的人這麼對你說:

“說真的,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的藝術家,沒有之一。你的風格非常獨特,不像他人那樣乏味。我已經深陷你的作品無法自拔了,你在你的作品上付出了這麼多努力,而它們的每一個細節都在訴說著你。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不過我可以在這些作品里看到你的個性。我還想看到更多作品!”

感覺如何?腎上腺素分泌?一瞬間超級興奮?你是不是覺得比幾秒前更有活力了?你的心跳的更快?這就是感覺良好。感覺越好,你就越迫切地希望為了再次獲得這種感覺而努力。這就是心理成癮的效果,讚美變成了你腦中的毒藥!

這世界上有很多“大腦毒品”。沒有它們我們就不想做任何事!所有有利於我們生存的行為都是愉悅的,這樣才能驅使我們去做,不過並不是每一件令人愉悅的事都有利於我們的生存。在某些情況下,為了讚揚而畫反而令你遠離偉大藝術家的行列。畢竟,我們都是從此開始的!然而,必須達到某個你意識到究竟發生了什麼的點,你需要設立一個新的目標,並忘記那些追隨者的期待。

讚揚成癮者沒有未來。他們渴望關注,好評,更多的瀏覽,更多的敬佩。與此同時,一條負面評價就可以毀掉他們。他們會為自己辯護,會試圖說服你,說你的觀點是無效的“這是我的風格,你不能評判它!”,“你知道什麼,你根本不會畫畫!”,“是的,因為你知道龍長什麼樣”…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不要成為這個人!

“但是,如果我停下來傾聽他們,為什麼我還想畫?”為了成為更好的藝術家,為了找到令自己滿足的工作,為了良好的自我發展,為了獲得人生的價值。為了能評判自己作品的價值,而不用依靠別人的看法。總之,你讓那些評論有多少力量,它就有多少。這不意味着你得停下來傾聽每一條意見。傾聽他們,然後找到你需要的意義——如何變得更好的意見。這就是我們這篇文章的要點:

什麼是批評,什麼不是?

關於批評,有各種各樣正式非正式的定義,不過基於我們之前談到的內容,我們可以再創造一個。批評是基於邏輯事實的觀點。

也有很多觀點像是批評,但實際上那些觀點只是基於非常不穩定的想法。當你決定放棄讚揚成癮並為了自己的發展使用評價,你需要學會區分它們。

我們所說的一切還有一個基礎。我們不是機器人,我們有感情,這讓信息傳遞變得複雜,並模糊了實際意義。要想明白某人真正想要表達的,我們需要深吸一口氣,把情感拋到一邊。在火熱的當下這麼做可能不太現實,如果你的評價真的要“點爆”你,休息一下過會再回來。對於那些書寫下來的評論來說,這種方式還算簡單,但是對於那些說出來的,你要盡量在同時放鬆。不要急於辯解,除了你自己,沒有人能讓那些話語傷害到你。

拆掉觀點的獠

這就是我們要做的,挖掘、挖掘再挖掘,直到我們得到了觀點的根基。我們需要找到隱藏其中的事實,以確定它是否值得我們關注。舉幾個例子:

表格:

| 意見 | 翻譯 | 主題 | 我能做些什麼? |

| 它太丑了,我看不下去了。 | 圖片與我的審美不符 | 觀者的審美標準 | 什麼都不用!|

| 顏色亂七八糟 | 這張圖上的顏色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我不明白 | 配色方案的特定含義 | 如果你不是故意的,多學學配色 |

| 你說這是龍? | 你畫上的生物與我定義的龍完全不同 | 觀者對龍的定義 | 什麼都不用! |

| 我不想再看這些幼稚的小東西了 | 我已經看過很多讓我覺得無聊的小東西。我覺得只有孩子才會畫出這樣的東西,我不希望人們貼這些。 | 觀者的三觀 | 什麼都不用!|

| 翅膀看起來不怎麼自然 | 我覺得畫中生物的翅膀不像真正的翅膀 | 翅膀的結構 | 確保你了解翅膀 |

| 你不知道馬的長相對吧? | 畫出來的馬不像真正的嗎,我覺得你在畫它之前沒有仔細了解馬 | 對繪畫主題的了解匱乏 | 在繪製之前多多學習 |

簡而言之,由“觀者”而起的觀點主題都可以棄之不理。因為那是觀者自己的事情,你能幹嘛?又不是他們花錢給你來獲得愉悅或者確認自己的想法!

正面的評價

批評不僅僅是負面的看法,它還是最佳的學習來源。當然,正面的評價可以幫助我們確認所懷疑的事情。 在技術層面它沒什麼幫助,但是它可以幫助我們為負面的評價做好心理準備。我們是人類,我們之中的大部分都難以擺脫對讚揚和認可的需求。批評多少都會產生傷害,不過只一會會。你會生存下來並多加留意。

理解判斷的一切力量都源於我們自己至關重要。自我懷疑的心態會把每一個觀點都解讀為指責,而那些冒昧的人則會把一切都解讀為讚揚。請注意想象中的“毛病”是如何從觀者(正面的)轉移到藝術家(負面的)上的。

| 意見 | 正面的翻譯 | 負面的翻譯 |

| 你不能畫畫! | 我嫉妒你,我想讓你感到難受,這樣我就會感覺好些 | 你是無能的可憐蟲 |

| 我覺得狗腿不長這樣 | 我對畫狗沒什麼了解 | 你對狗沒什麼了解 |

| 又是一個穿着糟糕護甲的小妞,真沒勁! | 我嫉妒你,我不了解潮流 | 你用這種方式畫女人,你的畫沒有真正的價值 |

我喜歡你所畫的,但我不喜歡你的畫

正面的評價有一個問題——藝術作品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有它的主題、技巧、媒介、風格、流派和許多其他你根本沒有想到的方面。所有這些方面都可以用來批評!這就是同人作品如此流行的原因,就算繪畫技巧很爛,人們只是喜歡這幅畫的主題,所以他們也會喜歡這幅畫。或者概念本身很具有吸引力, 但呈現不好。我們找到一些類似這樣的評價:

“我喜歡小貓!”

“我總想看到A和B在一起!你是我的神!”

“就是我想要的,太感謝了!”

“你太棒了!我從來沒想過還能這樣”

“絕贊的想法”

[把隨便一條影迷評論放在這裡]

這些肯定都是正面的評價,所以這些評價怎麼了?它們根本沒有談到畫本身!你可以擁有很多擁躉,每天獲得成百上千的好評和贊而沒有一條批評。這對於你的發展來說是危險的——人們喜歡你的畫,所以你是個好藝術家,對嗎?

這樣也許很酷,但只能持續一會。你通過迎合他人的需求獲得滿足(用他們喜歡的方式畫他們喜歡的角色、狀態),然後你停滯不前。因為一旦你畫了一些不同的東西,他們很可能就不喜歡你的畫了。而你又為什麼要畫那些無法從中獲得滿足的畫呢?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如果他們從不談論畫作的任何方面,你永遠不會知道他們是否喜歡你的畫

在堅持同人作品中,你為自己建了一個籠子。比如說你已經畫了獅子王中的所有角色,現在你想畫一個與龍決鬥的騎士。一瞬間人們都沉默了,或者開始指出他們以前從未注意過的細節。你會覺得很失落,他們為什麼不像往常一樣評價你的驚人想法?你只是換了一個主題,但它仍然是你的畫!為什麼他們不喜歡了?答案是他們從未喜歡過。他們喜歡你對獅子王的詮釋,而不是你的畫!

正面的批評仍然是批評

我們傾向於默許正面的評價,而不願聽到批評。然而好和壞的評論之間並無差異,它們都是由判斷產生的。當你說“這只是一張練習速寫,請不要評論它。”,而後你對每一個給予正面評價的人說“非常感謝!”的時候,這就成了欺騙。就好像說你今天要謝絕來賓,但卻真誠地歡迎每一個到訪的人。這背後有個扭曲的原因!

為什麼你會不想要正面評價?因為你當你等待評論或者其他反饋來證明你的作品的價值的時候,這樣不好也不壞。如果你的每張圖都經常得到好評,而某個瞬間你的觀眾都噤若寒蟬,這背後一定有什麼理由——可能是因為他們說不出什麼豪華了,所以他們乾脆不說了!

當你說“請不要批評”並且只能得到正面評價之後,你可能就會開始相信你的作品是完美的。這是在無意識層面發生的,所以你無法抗拒。缺少負面的評價通常意味着沒有負面的意見。這就是隱藏在“不要評價我”,“不要說這是錯的”背後的東西。“不要批評”不能成為不聽取負面意見的盾牌!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沒有得到負面評價並不意味着你的作品完美無暇

只做正面評價的態度在裸體攝影藝術中清晰可見。“她真火辣”是個好評,不過“她太胖了”是一種防禦性反應。那麼為什麼第一個觀點是對的而第二個是錯的?它們都是對模特身材的評價而非針對照片的。這二者之間沒有區別,在聽到這樣的評價之後都沒有必要說“謝謝”。

還有一件事:很多沒有評判藝術知識的評價降低了負面評價的意義。出人意料的是,無知的人更樂於評論作品!這怎麼可能?現在你應該知道答案來。

如何接受批評

你沒辦法每次都搞明白觀眾想要表達的意思,不過如果你缺乏自信,你就有可能認為他們想要傷害你。你可能在遇到負面評價的時候就感到很受傷,因為這對你來說就是你很糟糕的證明。再說一次,一句評論不能傷害到你,一切都發生在你的腦海中。如果你帶着“告訴我它很好,這樣我也會感覺良好”的心情接受評價,那麼“當你告訴我這不好我也會感覺很糟”。

批評不是攻擊

你不能使用消極過濾器來分析評價。也許他們確實想要傷害你,但是你為什麼不許?你可以使用正面過濾器來從他們所說的內容中獲益。

| 意見 | 消極過濾器(他們試圖傷害我) | 中立翻譯

| 你的馬結構很糟糕 | *你是個糟糕的藝術家 *你沒有天賦 *你不應該發這張圖出來 * 你應該感到羞恥 *你不應該再畫了,你不適合畫畫 *每個人都知道如何畫馬,只有你如此可憐竟然不知道 *我畫的更好 *你不值一文 *一個真正的藝術家知道如何畫一匹真正的馬 | 你的馬看起來不真實。

當你使用消極過濾器,你會從中聽到評論者從未想說的意思。“如果你可以,畫一匹更好的馬!”是“我可以畫得更好”的防禦性反應。不過他們從未如此表達!

在聽到一個評價就做出防禦反應,就明顯證明了你把這句評論當作攻擊。你想立刻說“不,不是這樣的,你錯了,因為…”。對於“你的馬的結構很糟糕”的常見回應應該是“它是卡通畫風的,它就應該是這樣!”。不過正如你在上面所看到的,這些評價後面隱藏的真相其實是“你的馬看起來不真實”。是的,它們並不真實,而你知道。它們是卡通畫對吧?所以你們的對話,客觀上看起來應該是這樣:

-”你的馬畫風並不寫實”

-”你錯了!它是卡通風格的!”

所以如果你們意見一致,你們又何必爭吵?只是因為你從簡單事實中聽到子虛烏有的弦外之音。你聽到“一個真正的藝術家知道如何畫一匹逼真的馬”。他們並沒有這麼說,是你自己配合地創造出這句話。你的內心深處可能會以你無法畫出逼真的馬而羞愧,當某些人注意到這點,你就感到了威脅。就好像某人發現了你所有的秘密,而你需要抵抗來捍衛你的尊嚴!

記住,批評關乎於藝術價值,而非你的價值。就算有人跟你說“你根本不會畫畫”,也不意味着你就應該覺得錯。你可以否定(“我會畫畫,我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或者同意(“確實,我的畫很爛”)。在兩種情況下,都沒有情緒參與其中。當神經被擊中的時候,情緒就會出現。而你真的,真的,真的想要畫得更好,你可以否認你畫得不好這一事實。你想要假裝你可以畫,找到無論如何都會讚揚你的粉絲,而當某些人指出事實的時候…好吧,他們就會打破你的幻想! 他們只是說了一句你不會畫畫,而你就真的不會畫了。也難怪你會氣他們!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無論他們說與不說,它都在那裡!

記住一件事當你畫不好,這不意味着你也不好。你的藝術的缺陷並不需要你去刻意隱藏。你不能畫馬?這是事實,而不是侮辱。接受它,相信這事沒什麼可感到羞恥的。真誠面對自己和他人,以及他們的評價,無論評價多麼刻薄,都不會再傷害你。“你畫得太爛了!”—“是的,是很爛,所以呢?

如果評價是攻擊,那它就不是批評

當然,也會有些仇人時不時來找你的茬,說著諸如“我兩歲的外甥都比你畫得好”之類的話。如果真的這麼簡單,你可以無動於衷地接受(你能對他們的天才外甥做什麼?——。而有時可能有必要進一步挖掘以獲得事實“我想讓你感到自卑”

仇人面對自信的人是無力的。他們的唯一力量就是找到一個可以傷害到你的話題,然後讓你用無數的秘密和消極的心情傷害你自己。“你說這是條龍?”這樣的話,只會傷害到那些對此並不確定但願意相信的人。一個自信的人只會輕巧地回答一句 ”yes”。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一個缺乏自信的人寧可從他人那裡尋求安全感,也不願接受自己的缺點。而這些不被接受的缺點,平日雖然深埋無意識匯總,然而在某些人的非善意引導下就會使人受傷

仇人就喜歡看到你生氣時空。不要讓他們得逞,不要試圖自辯,不要在這種爭鬥中浪費精力。看看那些評論,找到事實,然後捫心自問“我能做些什麼?我想不想做?”。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當你接受關於你的作品的一切,好的壞的,那麼談論這個作品不會讓你感到不爽

打開你的耳朵

兩耳不聞窗外事會不會更好呢?是的,但只有在你只為自己而畫,而不在乎他們怎麼說的時候,不過如果是這種情況,你早就這麼做了!在另外的情況下,感覺可能更像是“啦啦啦我聽不到你!(因為你告訴我的我不想聽)”。

母不嫌兒丑,所以母親在談論到孩子的樣貌的時候是不客觀的。你,作為一個創造者,也對你的作品有類似的情感。在你剛剛完成一件作品的時候,你歡欣鼓舞——你要立刻昭告天下,看到他人證實其非凡的價值。而當他們沒能滿足你的期待,你的欣喜也隨之蕩然無存。你無法相信他們居然沒有看到你作品的價值!不過隨着時間過去,你對作品附着的期待慢慢消失。過了幾個禮拜,你終於能看到他人眼中的這件作品,而你可能也會開始後悔曾經把這張圖貼出去。

對作品的感情讓你的邏輯思維宕機。人們陳述的看法是對你的作品、你的孩子的威脅。如果有另一個不是由你創造,但跟你的作品一模一樣的作品,對那個作品的批評於你一文不值。因此,這無關藝術,這隻關於你!不管他們評價隨便某一樣作品還是你的作品,實際上它們都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你的態度。不要只因為你在那時覺得他們不對就讓他們閉嘴——你迷戀你的作品,而此時你並不清醒!

即使你有意識的試圖與你的作品保持距離,你也無法看到其中的某些缺點。讓他們說吧,假設他們都是對的。聽聽他們說什麼,至少試着去相信一下,無論你有多不希望它是真的。你可以自欺欺人,不過其他人並不會讚許你的錯誤。不要遷怒於他們,旁觀者清。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當你看不到你新生作品的缺陷時,不意味着作品完美無暇——雖然你看不到,但其他人可以告訴你。

你的觀點不會因他人的觀點受到威脅。

你信與不信,事實就在那裡。我們有權利擁有意見——這意味着我們有權思考我們想的,不多不少。這個權利有兩方面:

沒有人能告訴你要怎麼想;

你不能告訴任何人怎麼想;

當你從別人那裡聽到他們的意見時,你也會改變自己的想法,是你自己改變的,不是別人讓你改變的。不管你會聽到多少觀點,他們都對你無能為力。而只有你自己可以改變你自己,如果你願意,可以去看看那些意見並找到一些有用的事實,不過你也不是非得這麼做。

當你聽到有人談論他的觀點的時候,他們並沒有在談論你。比方說,你喜歡畫帶着狼爪的龍。而你在藝術論壇中偶然發現這樣一個觀點:

“某些人完全無視了結構基礎。龍是有硬鱗而且下蛋的——他們是爬行動物!昨天我看到一個龍畫著狗爪子,這太荒謬了!”

一瞬間你想起了你的龍,還有它在他人眼裡看來會是何等“荒謬”。這並不是針對你的作品的評價,不過你在這裡找到了。如果你相信你有充分的理由這麼畫龍,你應該笑笑然後接着畫。而如果你對你的做法有所懷疑,你很有可能會使用這個薄情的理由來證實自己。而人大聲發表意見從來都不是“錯的”!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缺乏自信的人願意把他人的意見當成自己的。

把情緒丟到一邊

即使你平常是個自信的人,你也不會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人正好打到你的神經。如果你想利用批評來成為更好的藝術家,你需要把你的感情從作品中分離出來,試着忘記它是由你創造的。而當你將其與另一種方法“友好評論者”合起來用的時候,效果會更好。

當你聽到關於你的作品的批評的時候,想象這個評論者就是你的親朋好友,是一個絕不會傷害你的人。然後假設這個作品並不是由你創造的,你倆只是在某個地方隨便談到了某一幅作品。多虧於此你可以關掉你的負面過濾器(“他們絕不會這麼說!”)並獲得一些距離感。這樣就很容易從他人的作品中發現缺陷!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保持距離就更容易客觀評價。

批評與客戶合作

所有這些建議大多所指的都是業餘繪畫愛好者。如果你是為某人創作呢?

現在是徹底拋棄情緒的時候了。你的喜好和偏愛在此毫無意義——需要喜歡這幅作品的並不是你。如果客戶說“腿太長了”,而就算你覺得腿並不長,你也要把它改短。你可能對成品並不滿意,但這次你是為了財務需求而不是自我滿足。

在你的業餘繪畫過程中,你可以無視那些批評,因為你沒有義務取悅他們。你可以畫的很醜,畫不切實際的東西,而且他們也可以不喜歡你的作品。然而,你和你客戶之間的關係則不同——你的工作是創作一幅滿足對方需求的作品。 他們的批評不是建議——而是要求。

如何提出批評?

我們一直都在討論接受批評。現在我們需要了解如何發表我們的意見。

當我們去參觀一個虛擬畫廊,我們以為那些畫都是為了我們而擺放的——我們來到這裡,獲得視覺享受,我們希望得到我們應得的。在這些美麗的藝術中,你可能會發現一些不符合自己標準的東西,你會想要大喊:“這是個什麼…?”如果你有這樣的感覺,你可以抽空去告訴作者他們有多令你失望。

當評論者強調被你作品取悅的權力的時候,這就逐漸演變成傲慢的批評。“說真的,這是狼?再學學結構吧小子。”像這樣包含意見的觀點是完全沒道理的。這是客戶的論調,不是你畫廊觀眾的!它來自於評論者比你更優越的假設,因為沒有他們,你就沒有理由畫畫——所以你有義務服從他們!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

為什麼你要因為一個陌生人沒有滿足你的要求而生氣?

不要像這樣。評論的規則非常簡單:

有些不錯的想說?說吧!

沒什麼好話想說?保持安靜!

只有一個例外,如果你關心藝術家的藝術發展,你可能需要多推進一點。有的時候,這是因為他是你身邊的人,有時你可能希望參與到一個新的偉大藝術家提升的過程里。總之,你要為他們做最好的期待——批評來自於不屑,即使是正確的,也有機會被積極回應(如果你不在乎他們,為什麼他們要在乎你怎麼想?)。

這是一個關於合適批評的簡單的摘要:

“這就是它吸引了我注意的原因”—從積極正面的方面開始。你喜歡圖片的什麼地方?你欣賞哪裡?也許你嫉妒其中的某些東西,或者某些特定效果令你感到驚異?

“只有一點美中不足”—”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建議…”。說出那些你覺得不對的地方。試着解釋其原因和解決方法。友好一點,你是在提意見,不是在上課。

“再說一次,你太棒了!”—以一些積極正面的提醒結束,這樣可以讓藝術家覺得你是真的為他們的作品而感到高興。即使你在第一部分沒能傳達好積極的信息,在這裡添加一些鼓勵吧。

圍繞事實。情感對於讚美非常有用,但當你想要幫忙的時候,情感只會給你的溝通添麻煩。降低你的音調,你可以使用表達式,比如“我覺得”、“對於我來說”、“如果我是你”、“也許我不對,但是”、“在我看來”、“我不確定”等等。強調這並不是命令,而只是一個友好的建議。

說出創作中的特殊技巧並評價。“我可以看出來你在練習陰影上花費了很多時間”,“你使用的透視角度在我看來並不可信”。這些點可以幫助藝術家明白他們應該在哪些方面進一步提升。他們也許會覺得被戳到痛處,這是因為這些評價很直接,不過和“我不喜歡(這作品中的某個部分),它看起來很奇怪”這種評價比起來,那些直接的評價對藝術家的發展要好很多。

如果某人尋求批評,你就可以不必小心翼翼保持友好了——他們知道你的意圖,而且不會把你的語氣跟傲慢混為一談。在其他場合下儘可能保持友好,尤其是在批評的那個部分。無論這評價幫助性有多大,我們對作品的愛讓我們總不太願意接受批評的。

結論

我們判斷,並且被判斷。我們越自信,就越容易區分有益的批評和痛斥,並越不容易落入自欺欺人的境地。要想成為一個好藝術家,你需要在開始的時候學習很多並不明顯的東西,並盡量敞開心胸。

他人的觀點不應該傷害到你。你可以把它們作為一課,但你不是必須要那麼做。最不應該把你的心情放在那些觀點上!沒有人有義務喜歡你的作品,不要覺得他們好像要破壞某種合同一般。在這篇文章中,我闡述了關於批評的很多方面,但給你的最後一課是永遠不要把評價當作敵人。只要說“謝謝你的意見,我很感激”。如果他們想要幫忙,他們會感到寬慰;而如果他們想傷害你,這句話就可以幫你讓他們閉嘴。

請記住:你可以畫的很醜、不切實際、亂七八糟,可以不符合其他人的要求。與此同時,他們也可以告訴你,他們不喜歡你的畫。不過這並不代表你應該改變來取悅他們!再說一次,如果你不想採用他們的建議,說“謝謝”然後做自己該做的事。藝術關乎自由,而非壓力。如果你想做的更好,只有你可以強迫你自己這麼做。祝你好運。

–本文轉載自 http://www.missyuan.net 教學網 —

文章永久連結為: 淺談設計師應該如何把批評的力量轉為動力